江苏省招标采购政策整理归纳
最近更新案例分析知识分项招标投标政府采购招标投标政府采购招标投标政府采购勘察设计工程造价招标代理监理房屋市政公路交通铁路工程水利工程居配电通信工程园林绿化货物全过程咨询工程总承包PPP工程勘察资质标准海洋工程勘察资质分级标准工程设计资质标准工程造价咨询企业管理办法公路水运工程监理企业资质管理规定水利工程建设监理单位资质管理办法工程监理企业资质管理规定监理公路水运工程监理企业资质管理规定施工总承包企业特级资质标准建筑业企业资质标准承装(修、试)电力设施许可证管理办法地质灾害治理工程勘查设计施工单位资质管理办法地质灾害治理工程监理单位资质管理办法建设工程勘察合同(示范文本)(GF-2016-0203)《建设工程设计合同示范文本(房屋建筑工程)》(GF-2015-0209)《建设工程设计合同示范文本(专业建设工程)》(GF-2015-0210)建设工程造价咨询合同(示范文本) (GF-2015-0212)苏建招办[2004]5号苏建招[2005]317号江苏省建设工程招标代理合同《建设工程监理合同(示范文本)》(GF-2012-0202)《建设项目工程总承包合同(示范文本)》(GF-2020-0216)《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2017-0201)《园林绿化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试行)》(GF-2020-2605)市区铜山区经济技术开发区新沂市丰县信用徐州政府采购徐州招标代理收费计算表格造价《苏价服(2014)383号》收费自动计算表格收费计算表格

(案例分析)中标候选人投标报价超投资概算,可以终止招标吗?

中标候选人投标报价超投资概算,可以终止招标吗?

本文来源:易招标学苑


基 本 案 情

某政府投资的依法必须进行招标的建设工程招标,9月10日发布中标候选人公示,公示期三日。公示期内无异议和投诉。

9月15日,招标人以三个中标候选人投标报价均超出发改委审批的投资概算,招标人无力支付为由(招标文件既未明确投资预算,也未设置最高限价)终止招标并及时退还投标人的投标保证金及其利息、招标文件费用。

第一中标候选人A公司在获知终止招标后,向招标人提出索赔:索赔费用包括直接损失6.3万元,间接损失120.55万元。直接损失包括:制作投标文件印刷费、预算编制费、差旅费、住宿费、其他相关费用等。间接损失主要来自于投标人的预期中标利润。

问题一

招标人是否可以终止招标?

问题二

招标人应当承担什么法律责任?

问题三

招标人是否应当赔偿第一中标候选人的预期中标利润?


案 例 分 析

1. 招标人可以终止招标

本案中,招标人终止招标的理由为“中标候选人的投标报价超出发改委审批的投资概算”。

虽然投资概算并未在招标文件中进行明确,招标文件中也未设置最高投标限价,属于招标人的过失,但发改委审批的投资概算有据可查,不属于伪造变造;同时如果不终止招标,一是中标金额超投资预算将因招标人无力支付工程款而导致合同无法实际履行;二是继续实施采购可能给招标人带来更大的损失。因此从降低风险、及时止损的角度出发,招标人可以终止招标。

2. 招标人应承担的缔约过失责任

终止招标,是招标人的权利,但有权不可任性,权利不得滥用,招标人应当遵循《民法典》第七条、第八条确立的诚信、守法和公序良俗等原则终止招标。本案例中,因招标人在制定招标文件上的疏忽,导致不得不终止招标。该行为违反诚信原则,理应承担缔约过失责任,向投标人赔偿基于信赖利益导致的损失。

需要注意的是,因有证据证明中标候选人的投标报价超出招标人的投资预算,即便不终止招标,但因招标人无力支付工程款,导致合同目的无法实现。因此招标人不承担《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三条规定的行政处罚责任。

3. 招标人赔偿损失仅限于直接损失

招标公告属于要约邀请,投标文件属于要约。招标人终止招标处于定标阶段,招标人的中标通知书并未发出,因此招标人与第一中标候选人之间属于合同缔约阶段,招标人根据《民法典》第五百条的规定承担缔约过失责任,但缔约过失责任是一种弥补性的民事责任,是对一方实际经济损失的补偿。


最高人民法院裁判认为:

通常情况下,缔约过失责任人对善意相对人缔约过程中支出的直接费用等直接损失予以赔偿,即可使善意相对人利益得到恢复。但如果善意相对人确实因缔约过失责任人的行为遭受交易机会损失等间接损失,则缔约过失责任人也应当予以适当赔偿(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终803号])。

需要注意的是,本案例情况特殊,中标候选人的投标报价均超招标人的投资概算,因此,无论是否终止招标,招标人均无法履行合同,换句话讲就是中标候选人的交易机会损失根本不存在,因此,招标人仅需要赔偿投标人直接损失。



参考法院判例

1.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终803号]中信红河矿业有限公司、鞍山市财政局股权转让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重庆四中院(2014)渝四中法民终字第442号

3.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爱民区人民法院(2011)爱商初字第6号

文章分类: 案例分析